您当前位置:主页 > M云生活 >两岸故宫哪个好?镇馆之宝的价值谁说了算? >
两岸故宫哪个好?镇馆之宝的价值谁说了算?
M云生活

两岸故宫哪个好?镇馆之宝的价值谁说了算?

粉丝数:481+
浏览量:7648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5 12:10:42

两岸故宫哪个好?镇馆之宝的价值谁说了算?

我不知道看过〈翠玉白菜〉多少次了,但每次到访故宫,还是会去看一眼。为什幺呢?在故宫所有的展区中,没有其他任何展览品会有这幺多人围在四周仔细观赏。为什幺仔细观赏?那是因为实物比想像中的小多了。长十八.七、宽九.一、厚五.○七公分,大概只有成人的手掌这幺大。想像中的样子,会是像一个人头这幺大,也许是深具魅力的工艺技术吧。

也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翠玉白菜〉是女性嫁入清朝皇宫的「嫁妆」,绿色和白色象徵女性的「纯洁」。清朝时,〈翠玉白菜〉放在紫禁城的永和宫,住在永和宫的是光绪皇帝的妃子瑾妃,依此推测的话,〈翠玉白菜〉可能是她的嫁妆。瑾妃和妹妹珍妃一起嫁给光绪皇帝,但是她不如妹妹漂亮,也没有得到皇帝的宠爱,又招致慈禧太后的不满,妃子的地位也被剥夺,但仍继续住在永和宫,〈翠玉白菜〉或许可以抚慰她的孤独。

停留在白菜上的两只昆虫,为作品赋予了生命力。在中国,蔬菜和昆虫经常是绘画中出现的主题。蝗虫和螽斯具有多子多孙的意义,中国人认为多产就是幸福,将吉祥的寓意託付在白菜上。几年前,有人发现螽斯的触鬚断了一根,引起不小的骚动。如果是保管上的疏失,就是大事一件。后来经过故宫的调查,触鬚断掉是发生在清朝,但因不损及美观,也就没有修复,维持至今。

中国人对于玉有着特别的憧憬,小孩出生时会让婴儿手抓着玉,女性也带着玉不离身,母亲给即将出嫁的女儿一块玉当作自己的分身,也有风俗习惯是让不孕的妇女吃下磨成粉的玉。从「玉」衍生出来,我们到今天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用语,在此介绍两个词,「切磋琢磨」和「完璧」。

切磋琢磨,是用四个字组合而成,即切断玉石的「切」,磨成大致形状的「瑳」、细緻雕刻的「琢」,以及在磨石上仔细研磨的「磨」。这四个字,也代表了玉石加工的四道工序。「完璧」的故事,是战国时期的秦昭襄王,愿以十五座城池与赵国交换贵重的「和氏璧」。赵王派出丞相蔺相如去谈判,但昭襄王并未遵守约定,蔺相如冒着生命危险取回璧玉,成功完成使命,称为「完璧」。〈翠玉白菜〉巧妙地凸显玉石的天然矿物特质,加上工匠拥有高超技术的「神工」,经过「切磋琢磨」之后完成。人类的技术和天然的美感融合一体,是一件完美的作品。

台北故宫到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时,〈翠玉白菜〉只展出两週。连日来大排长龙,等待两三小时的日本人就是为了一睹丰采。就在〈翠玉白菜〉展出的最后一天,正好那天七月七日是日本的七夕,我和好友翁倩玉一起去看展。展出〈翠玉白菜〉的地点,不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平成馆,而在本馆的一楼设置特别展间。翁倩玉和我都有一个共同的感想,那就是「〈翠玉白菜〉是这幺的美吗?」,着实有些感到意外。

我曾经去过台北故宫好几次,但是这次看到的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样。首先,看起来更大一些,光泽发亮,美了好几倍,这应该是因为展示方式所造成的效果。台北故宫将〈翠玉白菜〉放在视线往下看的位置;而东京国立博物馆则是放在比视线稍高的位置。如此一来,高度只有十八.七公分的〈翠玉白菜〉,看起来比实际尺寸更大。

此外,照明的方法也相当高明。台北故宫基本上是将展示的空间全部打亮;而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在一个漆黑的台座上放置〈翠玉白菜〉,从上方打了三道光线。翡翠在灯光下更形美丽闪耀,这是熟悉翡翠的台湾人都知道的道理。这次展现翡翠特性的展示方式,让〈翠玉白菜〉看起来更美,透射出翡翠独特深邃的绿。这次因为是特别展,看得出来的确下了番功夫,这对于台北故宫而言,「人气国宝」的放置高度及打光方法,应该是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

「北京故宫是个空壳子,好东西几乎都在台北。」自从我开始採访故宫这个主题,包括台北故宫高层的人,许多台湾人都这幺告诉我。是否真是如此,我有点不太清楚,不过渐渐熟悉故宫以后,了解到话不能说得这幺斩钉截铁。

从很久以前,「北京故宫空壳说」在台北故宫是一种「常识」。例如,一九八七年四月九日,当时台北故宫院长秦孝仪在立法院预算委员会上说:「台北故宫的收藏有六十六万件以上,北平(北京)故宫只有七万件,很明显地,台北故宫的收藏很丰富,北平故宫没有什幺好看的。」但是,当时北京故宫的收藏应该不会那幺少,为什幺连秦孝仪这样的专家都相信「七万」这个数字,有点令人不可思议。北京故宫前院长郑欣淼便说:「许多人不了解北京故宫的收藏,因而产生这样的误会。」

一四二○年明代永乐帝完成的紫禁城,在一九二五年成为故宫。由来是紫色象徵绝对的权力,在中国古星象系统中,「紫微垣」位于北天中央位置,禁城是指禁止民众进出,因而称为紫禁城。从明代到清代,都用紫禁城当作皇宫,在一九二五年变成故宫博物院的「器皿」。

北京故宫开始于一九五○年,这是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二年,场地仍沿用故宫博物院使用的紫禁城,北京故宫的特点是利用紫禁城的宫殿建筑群作为博物馆。因此,北京故宫就作为博物馆来说,拥有超规格的大面积:南北长九百六十一公尺、东西长七百五十三公尺,腹地面积为七十二.五万平方公尺,大概是一百个足球场。在腹地之内,共有占地十六万平方公尺的九百八十栋建筑。一九八七年时被指定为世界遗产。

从面向天安门广场的「午门」进入故宫,再从北边的「神武门」出去,边走边看建筑,大概要两到三小时的时间。但是,实际上参观故宫时,根本就忘了「看文物」,光是壮阔的建筑就已经很吸睛,看完建筑之后,体力也用得差不多了。

台北故宫完成于一九六五年,建筑外观上是中国传统的建筑,但里面却是现代博物馆的结构。腹地面积有十六万平方公尺,只有北京故宫的四分之一,建筑面积只有一万平方公尺,不到北京的十分之一,规模上根本和北京故宫无法相提并论。

就连收藏品的数量,台北故宫也远不及北京故宫。原本北京故宫的收藏品最高曾达九百六十万件,后来将八百万件的文献转移给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现在大约有一百九十万件。台北故宫在一九六五年时,从大陆运到台湾的有六十万件收藏品,从一九六九年之后,积极接受外部的捐赠或捐赠,即使如此,现在总共约有六十九万件,也没超过北京的三分之一。

台北故宫享誉全球,作为博物馆一点也不输给北京故宫,其原因在于收藏品的品质。书画方面,台北故宫收藏九千一百二十件,其中被认为艺术价值较高的包括元代以前的画有五百七十四件、书法有一百五十五件;而北京故宫有十五万件的书画,其中元代以前的画有四百二十件、书法有三百一十件。

很明显地,年代比较久远的书画方面,台北故宫命中率较高。以宋代的书画为例,范宽〈谿山行旅图〉(约一○○○年)、郭熙〈早春图〉(约一○七二年)、李唐〈万壑松风图〉(约一一二四年),这三幅国宝级的山水画都在台北故宫,每一件都是有作者署名、製作年代清楚的作品,在艺术史上定位为名画中的名画。但是,北京故宫有比宋代更早的晋代顾恺之〈列女仁智图〉、〈洛神赋图〉的宋摹本、唐宋的壁画十件。此外,在搬运到台湾时,明清书画这批文物被延后船班,结果没送去,因而北京故宫在这方面比台北故宫充实。

除此之外,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之后,散失在海外及中国大陆各地的文物,有的买回,有的捐赠,因而有不少入藏北京故宫,例如,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唐代韩滉的〈五牛图〉、五代十国时代南唐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等,都是在一九四九年之后进入北京故宫的。其他还有总理周恩来亲自指挥买进的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是三希中的二希,现在也收藏在北京故宫。

陶瓷器方面,台北故宫拥有的两万五千件瓷器中,除了有许多宋代五大窑的作品外,清代珐瑯彩瓷也有大半在台北故宫。但是,出土文物的陶片则绝大多数都在北京故宫。

青铜器方面则是北京故宫在质量上较优,台北故宫除了有知名的〈毛公鼎〉,比秦始皇时代的青铜器更早只有五百件;而北京故宫有一千六百件,拥有世界最大的古青铜器收藏。

图书和文献方面,数量是北京故宫多,清代打造的《四库全书》有七套,其中最原始的「文渊阁版」在台北故宫。

此外,世界知名的人气文物则多集合在台北故宫,这是一大特色。如〈翠玉白菜〉、〈肉形石〉、青铜器的〈毛公鼎〉和〈散氏盘〉,如果说文物巨星齐聚台北故宫,一点也不夸张。

而战后考古学挖掘出新石器时代的古代文明文物、残片证明知名官窑的存在等,北京故宫在这方面比较强。皇帝穿过的衣物、仪式的道具、天文仪器、时钟等宫廷文物,北京故宫的收藏也比较丰富。

北京故宫在战后因为考古挖掘、购藏、捐赠等新进的收藏品,大幅增加;相较之下,台北故宫没有增加那幺多。这也可以说明两个故宫的性格,逐渐产生变化。台北故宫依然保持原来「宫廷收藏」的性格,北京故宫则在「宫廷收藏」之上,增加多种元素,变成一个比较综合的博物馆。

总括而言,台北故宫是「集结精品」的博物馆,但是博物馆的「综合性」则是北京故宫的优点。台北故宫的问题是场地太小,尤其中国观光客这两年急速增加,想要气定神闲的参观变得不可能,必须儘早改善,也就是扩大展场。

对于北京故宫而言,如前所述,大得夸张的紫禁城内,展场太过分散的问题很严重。广大的紫禁城内分散放置书画、器物(陶瓷器、玉器等)、青铜器,无论是考虑体力或时间,都没办法好好的看完,这是一个大问题。游客以参观世界遗产紫禁城为主,而参观故宫文物的问题短期间恐怕很难解决,也许未来在紫禁城之外另闢场地兴建博物馆展示,才是解决之道。

总而言之,收藏品方面,在数量上是北京故宫压倒性的多,台北故宫数量少但具魅力的知名文物多。如果以博物馆的场地而言,北京故宫的紫禁城是世界级的建筑,这是它的优点,但是直接作为博物馆又不好用,这是缺点。台北故宫虽小,但有利于鉴赏文物容易,然而最近因为激增的中国大陆观光客,优点又变成缺点。

整体看来,要说哪个好实在很难一概而论,有一长必有一短,长处中必有短处,短处中又有长处,只能说是不分轩轾,这是我直率的感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