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I生活卡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I生活卡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粉丝数:647+
浏览量:6464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22 11:22:06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美国最高法院日前判决:婚姻是同志应有的权利。这无疑是身在美国的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们最快乐的时刻!国家承认他们在法律上与异性恋一样,皆拥有受到法律保障的平等与权利,这是公民权利的一大里程碑。但是,这也可能是二次世界大战后同志运动的终曲了。

  罗格思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提摩太‧史都华-温特(Timothy Stewart-Winter)博士认为,过去十年中同志运动的两大胜利:公开服役与婚姻权,已经开始陷入停滞不前甚至退步,诸如其他的公民权利:同工同酬、女性的生育选择权、住宅区与学校的种族隔离、对少数民族行使暴力的警察行为等⋯。

  然而适用于最大部分的同性恋者的民权法律依然没有出现:在就业和居住上,禁止对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一条反歧视法的出现,不只要花费政府大量预算强制执行,所有的公司企业也必须遵守这条法律;而让同性恋者服役或建立婚姻制度却仍然没有。而且事实上,包含美国最大的航空公司、银行、医疗保险公司和製造商在内的379个雇主曾简短提到同性婚姻,他们辩称不一致的婚姻制度,将会造成管理的繁重与财政负担,并且有损他们招募有天赋的人才。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2003年,当麻州成为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联邦州后,发生一阵强烈的反弹,禁止同性婚姻的公投与投票倡议行动,席捲全国各地。在这波全国热烈响应的氛围中,许多对于婚姻关係不感兴趣的同性恋者,则对反对声音置之不理。

  但忽视这种反对声浪是有代价的。2013年时,发动婚姻平权运动的倡议组织「自由结婚」是研究同性恋议题的相关基金会中最主要的捐款受益人;但他们未来会将用于抗争婚姻议题的金钱与精力,拨出一部分用在跨性别者、青年流浪汉、职场歧视的牺牲者、受迫害并寻找庇护的同性恋或其他弱势族群身上吗?大约在同一时间的2011年,纽约州的同性婚姻也合法了,但却造成政府大幅削减照护青年流浪者的预算,不成比例地投入了同性恋与跨性恋者。

  二次世界大战以降,同志运动一直摇摆于社会边缘,拥护者大多直言不讳地企图颠覆社会风俗,而非参与社会风俗之中;不可避免的,运动总有一天会凝聚在婚姻的部分 。

  1953年,是全国性同运刊物《一》发行的第一年,杂誌中反驳了一个论点,那就是:某天同性恋可能被允许结婚。一篇文章宣告「我们造反,我们要自由!但事实上,我们比作为异性恋者还要自由,任何的改变都将使我们失去可敬的自由!」当然,这个自由是不安定的。次年,洛杉矶邮政局长以刊物含有猥亵言论为由,拒绝负责邮寄这本杂誌。然后,在1950年代与1960年代,最高法院管制了同志偏好的刊物,许多同志书刊、商店、酒吧,都被勒令营业。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在1969年的曼哈顿石墙暴动(对于警察突袭同志酒吧的反击)之后,同志运动在女权主义者与黑人激进派的要求下迅速建立。1972年,一名激进主义者在女同志报纸上写着,她和她的战友「作为这个社会的最大威胁,危险性远超过持枪的革命者,或恐吓白宫与美国大通银行的炸弹客。」在当时,出柜本身就是一种激进的行为;那些性别认同被揭露的人,将会付出昂贵的代价。1975年,越南老兵奥立佛‧西波(Oliver W. Sipple)阻止了暗杀福特总统的行动,但是当记者发现他是同性恋时,他的人生彻底被毁灭。1981年的网球冠军比利·简·金(Billie Jean King)因女同志身分而被驱逐出场,同时失去了许多赞助商。

  1980年代的爱滋病恐慌,震慑了同性恋社群,同时也使得这个社群开始鬆动。激进主义者集结了其他传染病的受害者,包括静脉药物使用者、性工作者和流浪汉,要求联邦政府将资金投入药物研究,并反对雷根政府对社会安全网络的削减。1991年,激进组织「Act Up」在美国医学协会的会议示威,要求全民医保。在儿童监护、医院探访,和安宁照护的问题里,同性恋被排除在婚姻之外的冲击开始显露。虽然爱滋病成为同性恋长期以来的恐惧,但这也推动他们进入政治主流。爱滋病援助组织成为越来越多非营利组织的一部分。二十年来,医药的进步使得美国的爱滋病致死率减少。同志权利运动有越来越多和政府与企业的结盟。

  史都华-温特博士认为,这个同志的骄傲时期不会这幺快就被遗忘,其中很多朋友或同性恋人,都以为无法在有生之年看见它发生;有些人并未选择将婚姻权摆在争取的第一位,但无人能够否认,同性恋者一直渴望着这个权利!但更多的同性恋和跨性别者是永远的外地人。在美国,有些教会团体正变本加厉地散布反同言论,这助长家人的排斥、造成更多青年无家可归;针对跨性别者的暴力行为正在崛起;同性恋在监狱中仍然受到鸡姦与虐待。在年轻的黑人族群中,新型的爱滋病毒感染率正在上升。

漫漫长路:争取同志婚姻的代价

  就像女权主义者在1920年的第十九届宪法修正案被认可后学到的一样,当一个社会运动用大部分的力量去提出诉求并获得胜利后,运动很有可能因此受到动摇与停滞不前。史都华-温特认为,同性恋者现在必须花费和争取婚姻权一样多的力气,去打破歧视问题。并且应该记取教训、开始斗争的原因和那些「黑暗的日子」。

  同性恋运动同时象徵所有家庭的平等,也包括了很多其他的声音。婚姻不应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财产与健康的唯一途径;拥有一个家庭不应该是一个好公民的必备条件;遵守社会俗成的约定不应是被社会接受的唯一方法。对于大部分还活着的美国人而言,同性恋还必须「出柜」就表示他们永远无法真正结婚,他们别无选择的还是必须被「接受」或者「排挤」;而那种婚姻,让他们仍然是「特别」的。

  对某些人而言,婚姻是从边缘离开的一张车票。但是,如果因为最高法院带来了为时过早的胜利感,而掉以轻心,可能反而会带来悲剧。背叛同志的历史、忘记同性恋的意义,终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