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N生活帮 >每月一次摆摊‧本地作家温绮雯广交文学知音人 >
每月一次摆摊‧本地作家温绮雯广交文学知音人
N生活帮

每月一次摆摊‧本地作家温绮雯广交文学知音人

粉丝数:435+
浏览量:240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19 00:08:12
每月一次摆摊‧本地作家温绮雯广交文学知音人温绮雯,一个就职中学教师的本地作家。为在大马推介一些冷门文学书籍,她这名作家在每月的最后一个週日,不惜扛着一箱箱的各类文学书籍气喘喘地到锦绣槟城市集摆摊。她笑说,每月的这个週日虽辛苦,却是她最期待最满足最快乐的一天。摆摊一年多来,温绮雯获得了许多的感动,和爱书人一起交流和分享她最爱的文学,有读者对着她现场朗诵诗歌,也有读者买了她的着作后向她要个签名,很多洋人旅客虽然不懂中文,却在她热心翻译下而被打动了,决定买下。从小穷过苦过的温绮雯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爱上了文学。四十多岁时的她为文学而任性过好几回,到中国唸硕士学位,更到又挤又热的小市集摆摊,她说文学让她变得不平凡,而她也喜欢这样任性的自己。本土作家温绮雯没有远大的野心,只有小小的一个梦想,就是有天能经营一家小小的咖啡馆,一家能售卖和推动文学作品的咖啡馆。这些年来,她一直都默默在为这梦想而努力着。还没能力开设咖啡馆的她,就只能在没上班的日子,每个月的最后一个週日,悄悄到市集摆摊售卖各种文学作品,她说,这是她最累最忙碌的一天,却也是最满足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一天。为兴趣而做,为推动文学而做,四十多岁的温绮雯后期都是抱着这样的理念而生活。四十多岁,去中国南京大学唸硕士学位,成全班最高龄学生;四十多岁,去学小提琴,也是全班最高龄学生;四十多岁,去又热又挤的跳蚤市场摆摊。为梦想而一次次的任性,她说她过得很充实。推介有深度中国文学着作温绮雯在一年多前开始在槟城的槟榔路(Penang Road)上环的锦绣槟城市集摆摊,主要卖的是一些冷门文学书籍,希望以自己的阅读品味,推广她精选的文学书籍,引入更多好作家好诗人的作品,以飨爱好文学的读者。“我发现大马人阅读港台文学的书籍比较多,少有支持中国文学作品,往中国深造后,发现那里有很多极有深度的作家和作品,我觉得非常遗憾,很多好书这里都难找得到,于是便决定办回来售卖。”她说,刚开始大家都会说这根本是对牛弹琴,在这个地方,有多少人会看这些书?然而,摆了几次摊,她却得到意外惊喜。“连我也没想到,生意是很不错的,生意最差的时候,也卖出10本书,让我很感动的是,很多读者比我还要激动,尤其是一些外国旅客,他们除了购买我精选的外语文学,尚有不谙中文者,在经过我的翻译和诠释后,因为感动于作家的文采,而决定买下中文书籍。”当然,她也有面对挫折的时候,看到很多对文学一脸不屑的客人,她说,但她还是感到安慰,对她而言,感动和收穫要比受挫的时候还要多。她说,他们之所以不屑,是因为不了解,也没很多机会接触。“想进入文学世界的读者可从阅读小说开始,小说因为有人物、背景、故事情节,让人较容易进入状况。选择好的文学小说而非通俗小说这一点也很重要。”她续说:“严歌苓是我与我的一些硕士班同学咸认的当代最会讲故事的女作家之一。她的许多作品都被拍成电影与连续剧,却不流于通俗,譬如《少女小渔》、《小姨多鹤》等。严歌苓是当代小说研究中重要的对象,很多大学的硕士、博士生研究她的小说,譬如《小姨多鹤》研究`错位问题’——家园错位,婚姻错位,亲情错位等複杂交错的问题。”感谢父母培养阅读习惯笔名凡凡、小他,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投稿报章的温绮雯,成长于一个贫苦家庭,她从小就很爱看书,她说,家里再穷,她母亲也一定会买很多书籍给他们姐弟妹阅读。“我全家人包括我的父母和弟妹都是书痴,我的父母受教育不多,让我们很感激的是,对于买书给孩子,他们从来不会犹豫,母亲一直都为我们长期预购一些杂誌书籍,妈妈很遗憾她没机会多读书,所以希望孩子们不会有这方面的遗憾。”她说,她爱书的程度,可以是在大家都关灯睡觉后,她会拿着手电筒在悄悄看书,也可以为了把书看完而一天不出门。“如今的我可以放弃旅行而选择阅读,有钱的话我情愿不去旅行,而是想买更多的书,我其实很感激我的父母,他们培养和满足了我们这方面的嗜好,让我们的童年变得丰富而快乐。”她说,曾经试过,爸爸租了一套金庸的小说回来,爸爸看完,把书递给她,她看完再递给弟弟,三人在一天内不眠不休地轮流阅读,三人一口气把整套小说看完。那是一段很深刻很美好的日子。“我爸妈虽然受教育程度不高,但他们都爱书,譬如妈妈就爱看琼瑶的小说,所以虽然她是家庭主妇,但其实懂的人情世故也多。”有人说电子书会取代实体书,对她而言,那是不可能的事。她说,手里捧着书的感觉是很实在、很舒服的,这和在网上阅读的感觉是全然不同的。谈到文学对温绮雯生命中的影响,她说,2008年毅然停职到中国南京大学进修3年文学硕士学位,为的便是进一步探讨以及更全面了解现当代文学,主要研究中国当代诗歌,还有诗人北岛。她说,她的教授们欣赏她的研究论文,曾大力推荐她去美国继续念博士,但她最终还是放弃,想工作一阵再作决定。“对我而言,没有文学的世界是恶俗与享乐的世界。文学所提供的美与苦难,在我的生活层面上提昇了美和真;转变了读者对生活表层的看法与感受,同时与各个作者产生一种神秘的文学联繫,得以进入他们内在的世界。”风雨不改扛两三百本书籍温绮雯去年4月为书摊注册名为“YMoon Books & Cafe”,并于一年多前开始在槟榔律市集摆摊。每月的最后一个週日的早上,她常是一人扛着两三百本的书籍,风雨不改地10点準时报到,直卖至下午5点。她说,虽然吃力也辛苦,却是她每月最期待和快乐的一天。她的小小书摊主要是贩售中国现当代作者和英美翻译的作品,包括新诗、小说、散文与文学评论,还有本土文学,也是她努力推广的。也售卖大马唯一一本文学期刊《蕉风》,还有诗人沙禽、辛金顺、许通元等人作品。“我的书都是通过中国的同学帮我海运过来的,每本书都是经过我的精挑细选。我在中国的日子,看到很多很多的好书,发现中国当地的诗人作家的作品真是非常有水準了,没有花俏,只有扎实,没有卖弄文字,表达的不单单是文字,而是融合了背景和社会的文化,尽是知识的实在和内涵。”她说,她有着很强烈的和大马读者分享的慾望,所以,教书的日子虽然已经很累,但她还是牺牲自己的假日,把这美好传达给大家。最欣赏顾城、北岛与舒婷新诗温绮雯可从书中获得很多的感触和感动,更可以为书而感动至流泪。她说,阅读诗歌,顾城、北岛与舒婷都是朦胧诗派的主要代表诗人。尤其是北岛着名的《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铭”更在文化大革命地下诗歌中大量被传诵;时至今天,中国人在遇到不公不正的事情上还会引用之。顾城,也是她想介绍给大家的,他是当代诗歌研究的重要对象之一,美国的许多学者例如奚密等人都对他作了深刻的研究。他的《一代人》:“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运用了对比与隐喻,暗示了文革时代的黑暗与他们这代年轻人所追求的光明与民主理想。这些冷门书籍都可在温绮雯的小书摊买到。诗句获外国客欣赏支持摆摊的日子是美好的,一谈到那一年多辛苦不堪的日子,温绮雯的脸上却是洋溢着甜蜜的笑容。“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在这小书摊,我也可以找到这样多知音人,也从来没想到,在这的短短日子里,我可以获得这幺多的感动。”她设摊的初衷是推广和推动文学作品的,没想到,反而因为这个书摊,让她更认识文学。木心作品就是精緻“一些外国客人比我更深爱文学,更懂文学,他们常常在我面前朗诵诗歌、对着我哼唱那电影的主题曲,还告诉我他们的心得,告诉我那首诗是他父亲当年追求他母亲时所用的,让我感受了更多文学的美妙和意义。我真的很高兴和珍惜,遇上了那些人那些事。”她说,中国作家木心的作品就是精緻,就有一名澳洲布里斯班某大学的设计教授,看到了木心的作品,封面的设计马上吸引了他的眼球,再经过她现场翻译了木心的一首诗歌,教授对木心称讚不绝,马上买下他的《西班牙的三棵树》。“我就遇到过不少不懂中文的西洋旅客,在我努力的翻译下,他们感受了那文字的美好,不懂中文,却也因此而买下,说回国后,会拜托懂中文的朋友翻译,你说,遇上这样的客人,我能不感动吗?”意外收穫市集遇梁文道和蔡澜温绮雯不久前在市集里看到香港的梁文道和蔡澜,更是一个意外的收穫。“我一眼把他们认出,太兴奋了!我还没来得及介绍书,蔡澜已向我推荐了丰子恺的作品。而梁文道热爱马华文学,说想了解更多马华文学,我给他推荐了沙禽的作品,最后还送上我的诗集给他。”她说,除了他们,她也常有机会在书摊接触到很多国内外的学者、教授和作家,摆书摊的日子真是太有意思了。温绮雯profile:温绮雯,早期笔名凡凡、小他,中国南京大学硕士。早期文章散见于各报副刊版、文学刊物《学报》四人专栏作者之一、文学刊物《椰子屋》创办人之一。毕业于澳洲Randwick TAFE学院、新纪元学院教育系专业文凭班。/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4.11

相关推荐